返回列表 發帖

[演唱會前感]一百的五分之一

本帖最後由 rockgarnett 於 2017-4-22 00:00 編輯

這是你過了二十年後想要的人生嗎?
這是你過了二十年後想看到的世界嗎?





  春末殘留的陽光讓煙看起來格外朦朧。如果二十年前你還在媽媽的肚子裡,也許現在已

經是大學生了;如果二十年前你是個國中生,也許現在正準備成家立業;如果二十年前是

個高中生,現在你還在尋夢的歧路上匍匐而行嗎?



  「陳靜涵,抽菸不行啦!」我把吉他放在長椅上,立馬阻止她。

  「欸,梁思嘉,幹嘛喊我全名,不抽就不抽。」靜涵甩了甩馬尾,把菸熄掉。

  「難得到大安森林公園,你少抽點吧。你看這裡鳥語花香、綠意盎然,多吸幾口青草芬

芳,不是更好嗎?」

  「也好,反正人生最後總會化作一縷輕煙。」


  「嗯,生命再長不過煙火落下了眼角……」我哼著旋律,一邊看著她正為吉他調音。

「那生命燦爛煙火般上演,你和我最後都要回歸地平線。」

  我們倆就這樣相對唱著莫名感歎。



  「我還記得二十年前,你留著清爽的妹妹頭,說未來要當個樂器行老闆,把樂器交到它

們真正的主人手上,任重道遠啊,呵呵。」

  「你還不是一樣,清純黑長直變盪了個大波浪卷髮還染了亞麻藍,立志成為一個獨當一

面的吉他手,跟自己的樂團到處巡演,舉世聞名。結果現在去當音樂教室的吉他老師,你

是思嘉,不是球星C朗耶。」
  


  往昔好像又重現眼前,回溯第五年的五月之約。我在等開場的時候,跟座位不遠的一位

穿紅背心制服,大概已達花甲之年的大叔瞎聊。黃大叔說自己祖籍福建,所以五月天唱的

台語歌他都聽得懂。我問他在紅館工作多久了,他的答案是讓人驚訝的二十年。


  「我曾是小學合唱團一員,一直想唱歌,把音韻唱進聽眾的心坎裡。」他以烱烱目光遙

看舞台,那裡有夢想的形狀。


  阿信說這是六月的第一首歌,憨人的啦啦啦依然繚繞不絕,而我瞄到黃大叔在偷偷拭

淚。不是每個場館工作人員都希望我們的歌聲驀然休止,我想總有人期盼著五月天帶來曙

光。



  槍打出頭鳥,從甚麼時候人竟然只想每個人只是庸庸碌碌跟自己一樣,所以人慢慢退

縮,學習冷漠,漸漸放棄。



  「我連隔著海洋都能感受到台灣那自由的空氣。」

  「嗯,再這樣下去,『生無容身之所,死無葬身之地』就是香港的最終寫照。」

  「逆來順受、視若無睹、不聞不問,不就是港豬的入門篇嗎?」

  「Everyone could be Batman.」

  「這是這個社會最匱乏的精神。」



  為甚麼我選擇吉他而非其他樂器?當一個吉他手在獨奏之時,那一刻吉他手就是神,仰

望而不可逼視。



  「又是pm3:00的班次飛過,看不出人們是歸來,或是遠走……」倏地一陣宛如催命的電

話鈴聲把我和靜涵的合奏打斷了。

  「不好意思,公司有緊急會議,下次H.A.的總綵排我會來的。」

  「一言為定!」

  「既然許久不見,我有東西要送你,把手給我。」




  靜涵是個平凡的上班族,為了跑業務加班是家常便飯,揹著房貸生活,跟很多人走著看

似無異的路。她遠去的身影,隱沒在氤氳之中。泛紫天空,渲染淡淡橘色的變調。亞麻藍

被暮光籠罩,除了匹克以外,還有一個儘管是用手指頭寫,卻筆劃鏗鏘的「俠」字。深深

烙印在我的手心。



附件: 您需要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附件。沒有帳號?註冊
外行看照片 內行聽唱片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