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阿信新浪博客:1998,我們留下了一個藍色的團員 (2014-03-18)

本帖最後由 since2009 於 2014-3-18 17:23 編輯



我們留下了一個藍色的團員,這些年,他都在三姊家等著我們。

如果說每個樂團都有一個加工廠,那麼溫哥華就是五月天淬鍊的第一站。

1998年,四個大學生加上一個樂器行的店長,從台北飛到溫哥華錄音,帶著樂器和夢想,來到這個城市郊區的小屋。為我們打開門的人是三姊。

三姊,是大哥李宗盛的三姊。1998年,那是五月天出片的前一年。我們一群吵吵鬧鬧的傢伙到溫哥華,錄製第一張唱片,背滿了樂器跟行李按了電鈴,素昧平生,模樣嚇人。她二話不說,把我們當孩子似的做飯給我們吃,幫我們分配房間,布置床位,帶我們去逛超級市場,讓我們擠在她房子裡徹夜作怪。

2007年,隨著JUMP這個巡演,我們再回到這個孵著我們不成熟夢想的房子。踏進屋裡,很難說明那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如果你能坐時光機,重新看到自己如此接近某個夢想,聞到空氣中充滿興奮、青澀、期待、緊張的味道,那你就會了解我所說的。

在滿漲的回憶中,只聽到三姊熱情到炸開般的招呼我們,領著我們到熟悉的小客廳說:

「你們掉了一個寶貝在這裡,我幫你們保管了八年噢!」

那是一個藍色的外星人氣球,我們逛樂器行的時候買的。(為什麼會買這個啊?)
離開的時候,我們故意把它留下,作為我們惡作劇的記號。


三姊仔細的保存它,
就像當年照顧我們那樣。(淚)



三姊的老公跟小孩,也都一起來招呼我們,汽水啤酒魯味零食,還有幾顆久候多時的心。

但是,絲毫不變的是我們的個性,照樣把鞋子踢的滿地!



在這個房子裡,你可以看到我們的換洗衣物、漫畫、樂器、和一張供我們打發休閒時光的撞球桌。

一邊打球,一邊抬槓,我們滿嘴黃色笑話、互相攻擊對方的弱點,直到深夜才躺在關了燈的閣樓臥室裡,談論音樂與即將展開的奇幻人生。

不知不覺已經八年了,在這張熟悉的球桌上再敲一竿吧!只是如今,拿著球竿的我們,每個人都有了數不清的變化,我們跟三姊一五一十的報告那些改變,只見她笑得眼睛只剩一條線。

我們離那顆九號球,好像近了一點。



石頭提議說,我們在這個樓梯間拍一張照片吧!似曾相似的構圖裡,訴說的是在這裡發生過的一切,夢幻而雋永。

這些年,我變成一個很害怕熱情的人,本來還想裝累不來的,哈。三姊,幸好你熱情的堅持要把我們喚回來,我也會把我儲存在這裡的純粹靈魂帶回去的。



那些日子,我們在這裡錄下了第一張專輯,刻下了青春的聲音與記憶。
如果你聽「志明與春嬌」「擁抱」「瘋狂世界」這些歌...... 每個小節裡,你都能聽到那些日子的雀躍與悸動。

三姊照顧我們的生活起居,儘管我們是五個不知名的小伙子,眼中儘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夢想。

然後,又七年了......。


2014年3月,我們開著諾亞方舟又回到溫哥華,在後台,我們又見到了久違的三姊一家人。

「那時候你們五個臭小子,哪知道後來會這樣呢?」三姊給我們一人一個擁抱。
「你們越來越好,三姊真的為你們驕傲。」從她眼神閃爍的光,我知道她真的是用力的驕傲著。


15年了,何其幸運,
這一路有成千上萬不求回報,給我們愛與鼓勵像三姊一樣的你們呢。


三姊,再見,等著我們,跟你訴說更多人生美麗的改變。




(增補文字於2014/3/18)
**************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66ade8010009fl.html
原文寫於2007-09-12,阿信於2014-03-18增補文字
快樂是免費的

睇完好感動!!!!
生命中有幾多個人係可以半輩子時間都這樣無私的支持著一個與你並沒有什麼關係的人?
中間多年來沒有聯絡,可是能在多年後仍這樣的支持著,惦記著自己,並為自己的成就驕傲著......
希望在多年後我也會發現身邊有這樣的一個人!
如果我們不曾相遇   我會是在哪裡?

TOP

謝謝同學,  你不說, 我完全不知道有新增文呢!!
最重要的小事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