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Bark專欄] 瑪莎:Praying for Time

本帖最後由 littleprince 於 2015-1-8 01:23 編輯

來源:https://www.facebook.com/barkzine/posts/392280610939127:0 (Bark 樂是浮生錄 FB)

原文刊載於 BARK#16

上個月是個風雨耳語交錯轟炸的混亂月份,雖說每次的選舉都是公民發揮功能行使權力的時機,可是要經歷這些選舉招式和比爛的烏賊式攻擊或議題,我想很少人不會感到不耐且厭煩。私以為選舉在民主政治中可貴的部分在候選人可以提出自己的理想性和對於未來的抱負願景,然後選民們用選票決定誰有那樣的能力,可以帶著我們到那個最接近理想的地方。可是沒想到經過了這麼次的選舉,那些政客的招數比從前還要破綻百出,嘴臉比從前還要貪得無厭,攻擊比從前還要火上加油,臉皮比從前還要無堅不摧。一切都像是個虛幻且詭譎的嘉年華,但這嘉年華卻居然要決定我們接下來的未來?!終究自己還是試著關上電視離開網路,試著回到音樂裡找尋一些存在感。然後,我聽見了好久不見的George Michael。

George Michael在單飛之前,是創作男孩團體「Wham」的成員。「Wham」在八零年代有不少膾炙人口的金曲,兩位成員都有創作,歌曲仍多屬於愉快歡樂的泡泡糖舞曲或商業性濃厚的抒情歌曲。但他們的創作能力的確不俗,每首歌皆是當時人人朗朗上口的排行榜佳作。加上兩個人帥氣的外型和成功的包裝,儼然就是市場上吉他鍵盤創作金童雙人組。那是我國小的回憶,只記得學校的園遊會或是拉拉隊會聽見他們的歌,在鬧區的路上逛街也會偶爾聽見他們的作品。1986年「wham」解散了,George Michael單飛。他個人的第一張專輯《Faith》出版,在市場上獲得驚人的成功。除了音樂性本身的豐富和令人驚豔之外,也將原本就好看的George Michael推上了性感偶像的地位。緊身牛仔褲、墨鏡、長鬢角、鬍渣、上了油的頭髮、牛仔外套,還有一把背在身上的木吉他。音樂錄影帶中他扭腰擺臀,儼然就是貓王再世的化身。那是那陣子年輕人最愛的裝扮,除了音樂之外,他也是時尚和潮流的偶像。

1990年,George Michael出版了他的第二張個人專輯《Listen Without Prejudice vol.1》,翻譯過來,意思是撇開偏見聆聽。也許是對於第一張個人專輯《Faith》的成功有所反動,加上想讓聽眾更聚焦於他的音樂作品上,所以這張專輯從封面到內頁,只有一張他自己第一張專輯時期的黑白照片。在那個MTV頻道大行其道甚至是主要唱片宣傳管道的年代,所有的音樂錄影帶也都沒有他的演出。甚至在專輯的主要歌曲〈Freedom 90〉中,他也在歌詞寫到

“Heaven know I was just a young boy, Didn’t know what I wanted to be
I was every little school girls pride and joy and I guess it was enough for me
To win the race? A prettier face?
Brand new clothes and a big fat place on your rock and roll TV
But today I play the game is not the same, No way
Think I’m gonna get me some happy”

這些歌詞在在地透露他心中對自己在大眾心中形象的厭倦和想要的改變,而這首歌後來也多少有了些標誌性意味,因為後來壞小子羅比威廉斯在離開Take That之後的第一首單曲,就是翻唱了George Michael的這首歌。

我在國中的時候買了這張唱片,因為在MTV頻道看到了<Freedom 90>的音樂錄影帶,覺得音樂很好聽,而且主角居然完全沒出現。(後來才知道導演是David Fincher)當時的自己雖然不甚懂唱片的歌詞內涵和主題等等,只是因為覺得好聽,於是成了自己經常播放的唱片之一。後來隨著時間經過,開始試著了解歌詞和專輯的音樂內涵,每次聽到都驚訝地覺得這是張因為商業上的失敗而被過度低估了的唱片。後來雖然George Michael因為性傾向和醜聞,加上沒有新專輯問世,所以慢慢在市場上銷聲匿跡,但我仍然會因為他在這張專輯的傑出表現,認為他是個有自知之明且才華洋溢的音樂人。

而在這張唱片其中,一直到今日,每次聆聽都還是讓我深深感動的,是〈Praying For Time〉。專輯版本的編曲有著直接而強硬的節奏和鼓聲,搭配著用力刷擊的木吉他以及襯底的弦樂,間奏的管樂,George Michael用情緒外放甚至帶些憤怒的語氣唱著這首歌。他在2004年的時候重新在因為披頭四而聲名遠播的Abbey Road Studio重新用live的方式錄製了這首歌,沒有實體唱片,只有數位發行。編曲只有簡單的鋼琴,速度也放慢了許多。他的歌聲收起了憤怒,但多了許多的不捨和憐憫。沒有誇張的情緒渲染,只用很單純的情感重新翻唱了這首歌。另外一個和原版本最大的差別是,他在前奏和間奏多了幾句“Do you think we have time?”。這也是我比較喜歡的版本。他在主歌的歌詞中赤裸且毫不留情地描述著這個他眼中的世界,說著人們之間的對立,說著人與人的不相信,說著人們心中的懷疑和恐懼,也說著人們的虛偽和假意。

“The rich declare themselves poor and most of us are not sure”
“These are the years of the empty hand,Oh you hold on to what you can,
And Charity is the coat you wear twice a year”
“So you scream behind your door, say what’s mine is mine is not yours”

雖然是二十幾年前的歌曲了,但歌中所描述的這些,在今天看來似乎從來沒有變過,甚至變本加厲了。我們仍然在電視上看到富人們喊窮,聽見既得利益者說日子不好過。兇手嚷著說自己是受害者,執政者威脅著不讓我執政你們走著瞧。社會不公的現象沒有變得比較好,努力付出所得到的有時候比自私還要糟。在已經不知道接下來還可以相信什麼的時候,連我們原來被教育可以信賴的居然也開始變得混淆。聽著George Michael唱著的時候,新聞片段畫面隨著歌詞像是走馬燈般在腦中淡入淡出。這是我們的世界,即使已經過了這麼多年,可是這首歌所描述的仍然和我的年代如此貼切,沒有一絲違和感。他在副歌寫出了最後的憐憫無奈和一點點希望,他唱:
“It’s hard to love, There’s so much to hate
Hanging on to hope when there is no hope to speak of
And the wounded skies above say it’s much too late
So maybe we should all be praying for time”

太難去愛,而太多仇恨,寄託著希望,但卻連希望都沒有。受傷的天空說著一切都太遲了,所以也許,我們都該祈求上天多給我們一些時間。現在聽來,時間過了,我們似乎仍然沒有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好,我們還有希望可以寄託嗎?

現在聽這首歌仍然感動,是因為心裡還有希望和相信。你仍然相信努力可以讓一些事情改變,你仍然相信付出可以獲得一些逆轉。即使笨重的世界像是隻沒有神經的雷龍,用力地敲擊它的尾巴可能要等到天荒地老他才會轉頭,但是只要願意去做,即使只改變一些些,即使等待很久才能開花結果,你都會卯盡全力地想要試試。因為曲中的描述是你看見的世界,因為你經歷過這些失望,所以你更知道不可以未來就這樣定格在這樣的令人沮喪的現狀。最後,2004版本和原來唱片版的另外一個最大的差異,是他在歌曲尾奏唱著“Do you think we have time?”的最後一句,他唱了“Please give us time”。

我相信這世界會不一樣的,請再給我們多點時間。
博客來:http://ppt.cc/wvae

--
瑪莎說, 音樂能把人隔在紛紛擾擾的世界之外, 可是, 他挑的, 偏偏是入世無比的 George Michael的音樂。
說甚麼政治歸政治,音樂歸音樂, 根本就是自欺欺人。

此話瑪莎肯定是知道的。

有很多瑪莎祟敬的音樂人, 在他們的音樂中, 所宣揚的, 不會只是 "相信音樂就該音樂", 也不是片面的搖滾就能萬歲。
George Michael, Michael Jackson, John Lennon, 甚至是家駒, 他們對反戰, 對人權等議題絕不含糊。
真正永垂不朽的音樂, 沒有可能是中立, 與普世價值脫勾的。
普世價值, is what separates good from great.

再讀讀George Michael的歌詞, 哈,  除了似曾相識之外, 我想不到更好的形容詞:
The rich declare themselves poor; And most of us are not sure
Your television takes a stand And you find that what was over there is over here
And Charity is the coat you wear twice a year

有坐享高達400萬的年薪的財爺拋出中產論, 有一班既得利益的忘記了自己只是時代造就出來的英雄,
有人在電視上說着連自己都不相信的謊言, 偏偏有更多人在天天的騙自己不公不義的世界才叫正常。
有一班說是為工人爭取福利的說自己沒有在議會出賣工人的利益,
在過去,在現在, 在將來,牛鬼蛇神, 無處不在。

上個月邊看着台灣9+2 的混戰, 邊在想我們的民主運動該何去何從。

嗯, 我還應該相信這世界會不一樣的嗎?
如果給我們多點時間, 改變真的是可能嗎?
誰可以給我們多一點的時間, 多一點的希望?

對不起, 雨傘收起了, 淚也流光了,
而我, 卻看不見一點的光明。
走著鋼索 我的剛強

看到瑪莎的文字
想起人前總是欲言又止的五月天
那是無法想像的壓力 慶幸瑪莎仍不畏懼的說出自己所思所感

TOP

大愛瑪莎文字:) 永遠都是那麼的簡潔有力一點就中...。

TOP

也許現在看不到光明,也許努力不一定會有收穫,但不努力一定不會有收穫。
聽過一句話,即使天上掉錢下來,也得彎腰去撿才能得到...
就算失望,不能絕望!

TOP

看文字不得不佩服瑪莎
希望真的如他所說:  我相信這世界會不一樣的,請再給我們多點時間。
Be your OWN Super Star

TOP

其實是第一次認真的看了他寫的文字
真的難怪他會叫文青!!!!
世界可能沒有變得更好,但是只要還有希望就一定會有改變的一天,
加油!!

TOP

一直以來就很欣賞瑪莎的有話直說的個性
不只句句中肯,還句句有梗
相信有一個明天我們能去改變吧!!
不一定會有一個明天重頭活一遍
但一定會有一個明天讓自己去改變

TOP

一直都好鍾意睇瑪莎嘅文字

TOP

很喜歡這種娓娓道來的感覺~

我相信這世界會不一樣的,請再給我們多點時間。
愿努力有收穫,愿付出有結果。

TOP

一直以為當期的雜誌文章不能分享
所以看完瑪莎的文章後沒有post上MMD
這兩個多月總愛聽《生命有一種絕對》
我記得阿信曾經說過這是他人生最黑暗的時候寫下的一首歌
歌中有傷心失望,但仍然願意相信生命人性的美好
「只要心還透明,就能折射希望」
生於亂世,我們都要學習跟那個失望沮喪的我相處
要好好保護心中那尚未崩壞的地方
這是人生的大課題,我也在學習中
共勉之 :)
While we were so young  我夢到當時  我們翻過牆
曼陀羅花  沿途綻放  我們光腳越過人間荒唐

TOP

回復 10# ST811


    噢我是真的忘記了MMD的規定。編輯了原文, 下個星期會讓瑪莎的文字重見天日。

另外, 我也十分喜歡我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那是五月天還未進入欲言又止的階段前, 一首很強而有力的歌, 特別是DNA中, 阿信近乎歇斯底裡的宣告的方式, 。

我常覺得, 後青春期之後, 五月天真的是長大了, 進入了成人的世界, 雖然五人不作虛偽的事, 但都學會了變得世故圓滑, 亦再也沒有了暢所欲言的權利。也許, 一如阿信所說, 再單純的孩子, 也要跟著遊戲規則學著成長。
走著鋼索 我的剛強

TOP

莎莎的原文回來了。

還有,剛知道BARK出版決定暫時休息一下。好失落,以為就會有一本可以長期訂閱的音樂雜誌。BARK 不出版,即瑪莎也不用再寫專欄了

看過此文的,也都好好的重溫一下瑪莎的文字吧。
走著鋼索 我的剛強

TOP

返回列表